美国政策专家:特朗普这一波监管是针对中国投资者,如何应对-

走出去智库观察

9月19日,走出去智库(CGGT)与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中国金融研究中心(CCFR)共同主办的“美国最新政情、政策分析:赴美投资的机遇与挑战 ”沙龙,在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举办,探讨如何从华盛顿角度看与美国开展贸易、外商投资的机遇和挑战,以及如何提高中国企业走出去成功率。

清华经管学院金融系教授、清华大学中国金融研究中心主任何一平主持活动,由高盖茨律师事务所华盛顿特区分所合伙人Stacy J. Ettinger,对美国贸易、外商投资政策、安全审查和制裁法律的近期发展及其对商业环境的影响做主题演讲。Stacy J.Ettinger女士专业从事美国公共政策业务,拥有美国国会和行政部门20多年工作经验,涉及的领域包括国际贸易、知识产权和投资监管问题。

本次沙龙由美国高盖茨律师事务所和九卦金融圈提供支持,广州政府基金、中国银行、中国交建、海航集团、中国远洋海运集团、北控集团、山东龙骏风能、清*方威视、中钢集团、中盐能源、沈阳东管、品今控股、上海胜瀛资管、爱立信、瑞士信诺德、优胜教育等约50位企业高管参加沙龙讨论,针对自己感兴趣的赴美投资政策法规、融资、项目机会、监管等问题,与嘉宾进行了面对面的互动交流。

今天,走出去智库(CGGT)刊发该演讲实录,供中国走出去企业决策者和投资者参考。

要 点

1、特朗普非常重视对等式,就是我们怎么对你的,你也要怎么对我,所以特朗普会花很多的精力放在贸易平衡上面,或者是对于知识产权的监管和对违反的执行。

2、到目前为止,特朗普提出的重要贸易法规都还停留在总统建议阶段,还没有推行到立法层面。

3、美国安全审查完全是自愿申报,很多中国客户第一句话就会问怎么规避这个程序,但美国法规是不能规避的。你可以不申报,没有人强迫你,但是往往会有最坏的结果,你的竞争对手会去告发。

4、美国这波监管绝对是针对中国人的。在年底以前应该可以看到一个新的更加严厉的CFIUS审查的程序法规。

5、一个美国或者德国公司在中国投资,中国法律会要求一定要成立合资公司,不能控股,还要有一定的技术转让成分在里头。这会让美国和欧盟认为在国际贸易和投资上不平等。

正 文

高盖茨律师事务所华盛顿特区分所合伙人Stacy J. Ettinger演讲

各位朋友下午好!这是我第二次到北京,我第一次来北京是1994年,这些年,北京的变化巨大。

今天我与大家分享的是特朗普政府一系列贸易政策以及正在推出来的政策,以及针对中国的政策。当然,大家最关心的是美国安全审查。

特朗普投资监管政策和管理团队背景介绍

我请大家注意美国当前一个大的趋势,特朗普非常重视对等式,就是我们怎么对你的你也要怎么对我,所以他会花很多的精力放在贸易平衡上面,或者是对于知识产权的监管和对违反的执行。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一系列领域里面,特朗普已经开始有了一系列的动作,在贸易和技术转让上,他希望与美国交易的国家达成一种对等互敬。

美国是一个联邦制国家,政治体系呈三权鼎立格局,所以我们有立法、众议院、参议院,有总统办公室(政策执行部门),当然还有法律。到目前为止,特朗普提出的重要贸易法规都还停留在总统建议阶段,还没有推行到立法阶段。总统和立法机构之间经常有意见相左的情形,比如对俄罗斯等的制裁,总统和议会意见并不统一,所以总统很多想做的事情,议会不一定能够支持。

这个图主要是让大家看一下在华府比较重要的几个关于贸易方面的领导人。Robert Lighthizer是美国贸易的总代表,他在华府有很长的工作经验,他比这些人都更懂得怎么样运作。其他几位部长,商业部长Wilbur Ross、财税部长Steve Mnuchin,这几个人都是来自于华尔街,他们有实战经验,和特朗普总统背景类似。

很有意思的一位是Peter Navarro,他的头衔是总统新为他打造出来的,总统在竞选的过程当中,Peter Navarro在特朗普有关美国和国际的贸易方面做了很多的支持和顾问的工作,所以他的美国首席贸易谈判代表这个头衔是专门为Peter Navarro设立的。

首先给大家介绍在参议院里面的两位领导, Mitch McConnell是我以前的领导,是民主党里面的第一把手。为什么特朗普和他的关系比较好呢?是因为他们都来自美国曼哈顿,我也是曼哈顿长大的,曼哈顿的人比较直接,用中国人的话讲就是比较豪爽,沟通起来比较顺畅,所以特朗普能够尊重他提出的意见。

最近特朗普当局在一些领域加强了对贸易方面的监管,的确是针对中国来的,所以跟大家介绍一下这些政府人员的背景情况。

特朗普对中国的限制政策:钢铁、铝、太阳能以及知识产权

关于钢铁和铝进口到美国,第二百三十二条条款在美国贸易法里面是非常老的条款,已经很久没有被用过,这次等于是重新把它带回到监管中来。特朗普用这个条款去调查全世界进入美国的钢铁和铝的产品,这个产品覆盖面非常广。这条法规是1962年的一条法规,在这条法规下,总统有权利可以去调整这两种资源进口的成本和税务。现在特朗普总统在等他的委员会写一个报告,重点调查外国进口这些资源是否威胁到了美国的国家安全。

范多凌律师在沙龙上演讲。

外国投资者普遍关心,美国政府衡量安全的标准是什么?国家安全是怎么定义的?是否这些进口的产品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安全?是从保护国内产量的角度衡量还是什么?因为很难想象外国的产品进口到美国,能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安全,除非在运输的时候里面装炸弹。我想回答的是,美国安全没有具体的定义。

如果所有的钢铁美国都依赖国外进口,这样就会威胁到美国境内的钢铁生产商,如果美国国内成本太高,或者觉得国外太低,美国钢铁企业就会慢慢被淘汰掉。因为美国是开放的经济市场,它没有政府保护,所以特朗普想做的其实就是去保护国内的钢铁生产商。为什么呢?比如,钢铁在军用方面有一定用途。当美国不能生产一种最常用的军用材料后,就等于是落入其他敌国的手里,所以特朗普以这样的理由,可以有权用第二百三十二条去查、去看外国对美国进口铁和铝的供货量。

还有一点,美国总统有非常大的权限,几乎没有人可以去限制他的权限,可以对进口的钢材和铝加税,加上进口的关税和各种各样的税,这样就可能会产生一系列的作用,可能会造成产品的短缺,使得终端用户短期拿不到这些材料。我已经解释了背后的一些概念,还有一个领域是太阳能板和模块进口到美国,是否也能达到伤害美国安全,用的是另外一条“201”,是美国《贸易法》下面的一条法规。

“301”应该是最近大家谈得比较多的内容,特朗普要用“301”调查中国知识产权领域的贸易和投资。这也是一个比较老的法规,据我读过的一篇文章发现,它已经很久没有被用到了,果然是1974年的一条法规。这条法规大家都说特朗普可能是雷声大于雨声。因为要用“301”的话,对其他国家也会引起一系列的反应,包括美国自己的公司。但是现在至少还是在桌面上谈要用“301”来调查中国政府和中国公司在技术、IT领域的项目,在IT保护方面做得不够的地方。

这是由刚才我介绍过的美国贸易代表在牵头做的工作,可能要到明年会有一个结果,他会提一个建议给总统,具体会执行什么样的制裁。

如果需要制裁的话,可能美国会在这方面对中国施加一些经济上的制裁措施,这是最坏的一种看法。特朗普还要做的一个事情就是鼓励所有的联邦政府在采购的时候能够尽量地考虑美国产品。

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改革

美国安全审查是大家非常熟悉而困惑的话题。如果大家经常看走出去智库微信公众号的话,我们美国高盖茨律所写过好几篇有关这方面的文章。

CFIUS英文全称是The 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是由财政部牵头,几个部委组成,九个委员带着个人的和自己部委的不同的看法和不同的眼光去审查一个潜在的交易。

这个委员会审查一个潜在的外商投资时,往往看并购项目。一个重要的衡量标准是你是否对当地的目标公司有控制权,当然这个“控制”有非常清楚的定义,门槛也挺低,甚至你有时候可以影响董事会的决议,就会被定义为“控制”。一旦你有任何的控制权,他就觉得你是控制了所收购的对象。它可以审查的范围非常地广。

如果是绿地项目,到现在为止的法律,旧的法律下不用申报CFIUS,因为大家知道CFIUS是你自动要去申请的,而不是他规定你去,但是这可能会有变化。

美国安全审查完全靠自愿申报,没有人在跟你谈项目的时候就跟你说一定要去申报。美国的监管规则属于靠自觉,如果你申报了,安全委员会没有意见,你就会得到一封“我们不会采取任何的措施,你这个项目可以顺利地完成”的通知。

很多中国客户第一句话就会问我怎么规避这个程序,这个程序非常麻烦、非常贵,但我想说,美国法规是不能规避的,你可以不申报,因为没有人会强迫你申报,但是往往在市场上会有竞争对手,他会去告发你。

如果你没有通过美国安全审查,美国政府可以宣布你这个项目无效。想象你所有的谈判的成本,甚至是注入的资金,没有人会承认。这是一个比较厉害的措施。一般安全审查的审批是三个月,但是现在有太多的申请,大家越来越注意了,政府机构都是人手不够的,所以可能会有一些耽搁,他们会说我们现在三个月之内没有办法看,等到有一定的时间之后给你时间,你再重新申请,这并不是一件坏事情。这些材料会后可以分享给大家,这是一个时间表,就是从企业第一次递表以及要走的流程。

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审查外国投资流程

在美国,现在的确有这么一种担心,担心外商过多地在美国投资。这和80年代美国人担心日本人几乎把美国买下来心态一样,但是这波监管绝对是针对中国人的,所以总统和议会都在考虑怎么样去重新修改CFIUS的审查条件,导致的结果就是这个审查的条件会更加严格。

首先就是对于技术的转让。美国人很担心一家中国公司通过并购一个美国的尖端技术公司损害美国利益。特朗普更是认为这个可能会涉及到美国安全、美国军用,包括还有绿地建设。

中国人出资去美国重新建造一个液化天然气项目,可能也要进行安全审查。如果有国企背景,美国政府担心这些企业会完全控制美国的商业。法规里面涉及一些比较敏感的领域,而现在敏感领域的范围可能会越来越广,可能会加上食品安全。

一方面说是敏感领域,一方面就增加了对例行的以及谁可以参与这个项目的限制。我觉得这个新的法案会通过众议院、参议院,会得到两党的支持,在年底以前应该可以看到一个新的更加严厉的CFIUS审查的程序法规。

硬币的另外一边就是欧盟也样加紧了对外商投资的审查,我们最近也在走出去智库上提到过德国最近的一些措施。所以欧盟也认定了敏感领域的范围,和美国的定义是差不多,比如说能源、交通运输、基础设施、智能、IT、半导体、机器人等。现在欧盟的每一个成员国有各自独立的一套国家安全审查的措施。欧盟委员会在某一个资产国上面再附加一层,从整个欧盟角度来进行安全审查。

开始的时候我们介绍了在贸易方面对等、互相尊重的大的概念,这就是美国和欧盟制定政策的原因,就是外商到美国来相对还是比较容易的,如果通过审查就可以去控股。但是美国或者德国公司在中国投资,首先可能要在法律方面一定强迫要成立合资公司,也不能控股,还要有一定的技术转让成分在里头。这让美国和欧盟会认为在国际贸易和投资上不平等。

实际操作方面,高盖茨是在英美律所当中,相对有自己的政府关系,还有游说和政策组合的律所。我一直说做一个好的律师不光是写文本。当然,一般的交易律师现在已经提升到了能够理解客户的商业需求这样一个水平,但是更好的,尤其是在投资欧美这两个资产国的地方,还要帮客户去说服当地资产的相关方,能够让大家觉得这个潜在的项目是一个共赢的项目,这其实是一个很大的艺术。一开始这个项目的交易架构,还有里边的经济分成、风险分配、选址,这些都非常重要,我们要想象潜在的中国人走进美国或者欧盟的话,在那边要造一个什么设施给当地的居民,当地的政客、当地的老百姓会怎么想,会有一些怎么样的支持和反对的声音。很多所光做交易而不做政府关系,有时候会产生一种情况,就是项目走了很远,但是最终还是被卡住了,这个就不点名说了,媒体里大家知道有很多这样的案例。一个比较重要的环节就是既要找到能够执行做项目的团队,又有一个可以在项目进行的同时,帮助管理资产国政府关系的团队。

嘉宾介绍

Stacy J. Ettinger

高盖茨律师事务所华盛顿特区分所的合伙人,专业从事公共政策业务。拥有美国国会和行政部门20多年工作经验,其涉及的行业和领域包括国际贸易、知识产权和监管问题,以及食品和产品标准、汽车安全和消费金融服务。

Ettinger 律师拥有同美国和外国高级政府官员以及《财富》500 强企业高管密切合作的大量经验,擅长应对复杂的监管和合规制度及开展协议谈判。

范多凌 律师

美国高盖茨律师事务所北京分所合伙人。范律师是一位具有广泛执业领域的国际律师,执业范围包括EPC工程、深水项目、船舶和运输、石油天然气、石油化工、液化天然气,矿产资源以及基础设施等领域内的跨境并购、合资企业、项目开发、能源项目以及船舶融资和运营、监管与合规、金融业法律服务以及国际仲裁与私募股权投资。

范律师拥有向亚太地区、北美、南美与俄罗斯/独联体客户提供交易咨询服务的丰富经验。近年来,曾向石油、海工、矿产与电力行业的中国著名大型国有企业客户提供专业咨询服务,特别是在南美、东南亚,北美还有俄罗斯进行境外交易的相关事项。

范律师曾在多家中国国有企业和中国政府部委发表过演讲,主题是关于页岩气的相关法规以及北美的相关适用法律,并定期给能源基础设施客户做量身定制的法律以及项目层面讲座。

机构简介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中国金融研究中心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中国金融研究中心(The China Center for Financial Research in SEM,Tsinghua University,简称CCFR)成立于2002年,是一个以金融学研究为核心,连接学界、业界和监管部门的平台。

中心的宗旨是建设一个国际一流水平的开放式研究平台,吸引国内外金融研究人员,积极推动面向现代金融体系的科学研究,为中国乃至全球金融业的发展提供前瞻性的研究报告,并为中国的经济发展和金融政策的制定献计献策。

走出去智库

走出去智库(CGGT,China Going Global Thinktank)定位于中国企业境外投资并购实务,由国内和国际一流专业机构— 投行、法律、会计、风险管理、银行、品牌、人力资源、估值、数据信息9个领域的专家团队共同发起或合作,在全球范围内约200个国家/地区拥有专业资源。

高盖茨律师事务所

美国高盖茨(K&L GATES LLP)在全球拥有近2000名律师,客户涵盖各大行业的全球知名企业、资本市场参与者、中型市场企业、新兴成长公司以及公共机构、教育机构、慈善组织和个人。

九卦金融圈

“穿透现象,回归本质”,九卦金融圈是由金融业内专业人士和顶级院校专家联手搭建的新媒体共振平台。为金融科技圈提供专业的内容和传播服务。九卦金融圈现已入驻:微信公众号、新浪财经头条号、头条号、一点号、网易号、搜狐号、百家号、雪球、UC大鱼号、企鹅号等自媒体平台。

.

.

走出去智库(CGGT)首席专家、国际律师吕立山(Robert Lewis)先生的新著《国际并购游戏规则:如何提高中国走出去企业成功率》已由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目前已在多个网络售书平台上架销售。此书通过近80个案例研究,针对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失败率高的现状,总结出在并购交易中存在的30个普遍问题,并从企业战略视角出发,提供了解决问题的方*。

.

本书感谢以下专家作序推荐:

-中*司副总经理祁斌;

-德勤亚太管理合伙人Alan Tsoi;

-北京大学翟崑教授。

本书系中国走出去智库丛书,获得国家出版基金奖。

▲吕立山(Robert Lewis) 走出去智库首席专家

中国国资委外国法律专家顾问。主要执业领域为跨境公司和商业交易法律事务,特别是在基础设施、清洁能源、公司并购、项目融资、电信、高科技交易和战略伙伴安排等业务领域有丰富的经验。

吕立山律师的代表业绩包括但不限于如下:

—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鸟巢”和“水立方”工程中,担任首席国际法律顾问

—在上海大场水处理厂项目(中国第一个BOT项目)中,为国际银行提供法律咨询

—在广西莱宾B电厂的重组项目中,为阿尔斯通(EPC承包方/少数投资方)提供法律咨询,这是中国第一家由外方独资拥有的热能发电厂

—为阿尔斯通就三峡和中国高铁项目的竞标与合同事宜提供法律服务

—为中国大型承包商拟在拉丁美洲投资的水电项目提供法律服务

—为欧洲大型承包商拟在中国建立海水淡化厂的项目提供法律服务

—为首都机场T3航站楼项目的主要分包商之一就该项目投标提供法律服务

—为数家中国公司在罗马尼亚、巴基斯坦、菲律宾、印度尼西亚等国投资新能源项目提供法律服务

.

走出去智库全球领先的法律、投行、税收筹划、项目估值、银行保险、人力资源、风险管理、公共关系专家可以为中国企业境外投资并购提供相关咨询服务,如有需要,可给我们(cggthinktank)留言“公司+姓名+职位+手机号码+企业邮箱+需求”,获得专家帮助。

走出去智库(CGGT)

不谈大道理,只讲干货。国内外一流投行、法律、会计、风险管理、银行/保险、品牌、人力资源、估值、境外信息情报和数据管理9个领域的专业人士联袂。走出去一站式专业实务和数据信息平台,企业跨境投资并购智囊团。更多信息请访问:www.cggthinktank.com

版权声明:走出去智库(CGGT)欢迎转载,请注明来源:走出去智库(CGGT)。如不署名来源,CGGT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热门推荐